中央廚房規劃設計

關於部落格
中央廚房規劃設計
  • 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聶樹斌案新任代理律師:窮盡法律手段 查清真相

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回憶兒子當年被抓的過程。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攝   動態   山東高院向聶樹斌親屬送達複查決定書   昨天上午,新任代理律師陳光武、李樹亭陪同聶樹斌家屬前往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,遞交授權委托書,並申請調閱聶案相應案卷。   山東省高院負責聶案複查的合議庭法官,會見了聶樹斌親屬和申訴代理律師,依法送達了立案複查決定書,並介紹了聶案複查合議庭成員,包括法官5人、書記員2人。   針對律師的閱卷申請,山東高院並未同意相關請求,理由是聶樹斌案的案卷材料剛剛調齊,法官正在閱卷,具體閱卷時間將根據法官閱卷進度另行通知。代理律師之一陳光武透露,山東高院對此案達到了最高重視程度,合議庭的五名法官均是頂尖法官,其中一名法官是薄熙來案合議庭的成員之一。   另一名代理律師李樹亭是“真凶”王書金被控後,聶家委托的首任代理律師,2007年,在河北各級法院以沒有判決書為由拒絕張煥枝的申訴請求時,即是李樹亭說服被害人康某家屬,取得聶案判決書,才得以將聶案推向法定程序。   新京報記者 盧美慧   重新代理   向山東高院提三項申請   新京報:今天向山東高院遞交的相關申請具體有哪些內容?高院方面的答覆是什麼?   李樹亭:申請查閱、複製聶樹斌案的卷宗;申請法院調取王書金案卷宗並允許代理律師查閱、複製;申請法院向受害人康某家屬收集、調取與聶樹斌案相關的證據材料。合議庭的法官答覆就是等時間,但關於第二項要具體考量和研究。第一、三項是與聶樹斌案直接相關,相對容易爭取。   新京報:聶家突然更換代理律師,是出於怎樣的考量?   李樹亭:上周三在石家莊,我參加了聶樹斌案的小型研討會。當時聶樹斌的媽媽張煥枝阿姨就表示,希望我來代理案子。因為我介入案子比較早,前期做的調查和掌握的材料更充分些,(選擇我)應該有這方面的考慮。   新京報:重新代理這起案件,感受比9年前會有變化嗎?   李樹亭:我很榮幸,跟關心聶案的人們共同見證並推進案子的複查和申訴,我相信這個案子是司法史的一部分,每個為他努力的人都參與著歷史。不管是當年代理這個案子,還是後來因為更換律所跟張煥枝解除代理關係之後,我都一直關註著這個案子的進展。   案件進入複查,相比在河北苦苦等待的那些年,總算有了說法,有了進展,不再遙遙無期了。   新京報:從2005年接手這個案子到如今再次代理,你覺得張煥枝有哪些變化?   李樹亭:從9年前認識,到之後幾年跑河北高院和最高法,我從沒見她笑過。今天從高院出來,我看到她笑了,笑得很開心,第一次見。這個案子沒有人比她受的煎熬多,這是我感受到她的最大的變化。   新京報:對你而言,聶案意味著什麼?   李樹亭:我讀書的時候記得一句格言,遲到的正義不是正義。對聶樹斌來講,的確如此。但對於千千萬萬活著的人,這個案子最終是個什麼結果,還是和“正義”有關,還是和千千萬萬人不再成為下一個聶樹斌有關,對我來說代理和持續關註這個案子,意義在這裡。   申請閱卷   法官非常肯定地說“能”   新京報:聶樹斌案幾任律師迄今已提交過50餘次閱卷申請,但都未獲批准,阻力來自哪裡?   李樹亭:今天我和陳光武律師再次向山東高院提出閱卷申請,負責法官說“聶樹斌案的案卷材料剛剛調齊,法官正在閱卷,具體閱卷時間將根據法官閱卷進度另行通知。”山東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好,這個理由我們也非常信服。   之前案子在河北高院時,張煥枝和我從沒停止過相關申請,包括後來的幾位律師朋友,但都沒成功。我覺得河北高院是沒有按照法律規定來做事,目前我也只能說這些。   新京報:“另行通知”的意思是肯定能閱到捲?   李樹亭:我們也這麼直接地問山東高院的法官,對方的回答是非常肯定的“能”。目前來說應該就是時間問題。   新京報:閱卷對聶案來說意味著什麼?   李樹亭:雖然還未查閱到全部卷宗,但就現有公開的信息和一審二審判決書的內容看,除聶樹斌本人的供述外,沒有任何人指證聶樹斌對被害人康某實施了強姦犯罪。查閱全部卷宗能夠獲知聶樹斌案更多細節資料,可以說是決定案子最終走向的關鍵。   新京報:從首次接觸案子至今已有9年,你聽到“能”字的第一反應是什麼?   李樹亭:第一反應是越早閱到捲越好。只要能閱到聶樹斌的案卷,離給他平反昭雪就近一天。   對比呼格案   律師回訪有了新發現   新京報:無論是發生時間還是再審與複查,包括案件內容和轉折,聶樹斌案與呼格吉勒圖案都有諸多相似之處,你怎麼看兩個案子的異同?   李樹亭:呼格吉勒圖案我也很熟悉,當年呼格的父親給我寫過親筆信,也給我提供了很多資料,後來因為時間沒對上,我沒有代理那個案子。   呼格案比較有優勢的地方是,真凶趙志紅的案子還沒有最終結論,且事發時呼格的工友閆峰作為目擊證人也是很重要的一環,這兩點在聶樹斌的案子里都不存在。   新京報:沒有上述兩點意味著要做更多工作?   李樹亭:當然。王書金的案子已經進入死刑覆核,總體說來聶樹斌案要更複雜,真正平反這個案子,路也更難走。   具體來說,案件複查,即是要發現聶樹斌案存在的重大問題,然後依據這個結果判定是否啟動再審。這也就要求我們提出更加扎實細緻的證據,律師弄不到的,負責複查的法院也要依照規定調取相關的證據資料,這些工作都做到了,再審乃至我們期待的平反才有可能。   新京報:聽說你最近一直在尋找證人,以期找到更多的證據,目前進展怎樣?   李樹亭:我們回訪了當年西郊玉米地的主人,和當年河北廣平警方帶王書金指認現場時的一些關鍵目擊證人。   新京報:有哪些新發現?   李樹亭:其實從2005年3月15日代理這個案子,到2007年11月份最高法答覆張煥枝相關申訴這段時間,回訪工作就做了多次,包括上述一些證人還有偵辦王書金案的警方人士。掌握了些一手的材料,加上這次做的工作,可以說一些發現是對案件有幫助的,但目前細節不方便透露。   新京報:呼格案在各方努力下最終昭雪,你會為此對聶案更樂觀嗎?   李樹亭:我是持樂觀態度的,案件順利複查,本身就是聶樹斌案的曙光。這個案子的證據鏈存在明顯問題,我相信只要依照法律程序一步步走,最終結果一定是好的。   王書金案   與聶案關聯不可割斷   新京報:聶案得以進入公眾視野是因為王書金案,但目前有法學家表示,兩案是獨立案子,依照現有情況,兩案打通存在難度,你怎麼看?   李樹亭:關於兩個案子我有過一段論述,聶樹斌案與王書金案本是兩個獨立的刑事案件。但因兩人的供述指向了同一個受害人,而發生了不可割斷的關聯。   如果確定該故意殺人、強姦婦女案是王書金所為,則肯定不是聶樹斌乾的,聶樹斌是被冤殺的;如果確定該故意殺人、強姦婦女案不是王書金所為,也不能肯定就是聶樹斌乾的。以王書金案的裁判結果作為聶樹斌案複查以及再審的前提,在法律和邏輯上都是站不住腳的。   新京報:在推進聶樹斌案的過程中,如果想打通兩案,需要滿足哪些條件?   李樹亭:因為案件目前在複查階段,而我目前是代理人的身份,按照相關法律規定,這些東西目前是不方便講的。但是能講的是,我們已經正式收到了山東高院的立案複查決定書,有了這個開始,所有工作才能一步步推進。   新京報:除了等待閱卷,下一步還將準備哪些工作?   李樹亭:最主要的就是等待閱卷。今天上午山東高院明確表態:一定公平、公開、公正地複查聶案,並保證律師包括查閱、複製案卷在內的權利。我們對此表示真誠感謝。   待仔細閱卷後,我們會針對關鍵疑點有針對性地調查取證,同時根據複查和申訴需要,向山東省高院申請調取與本案相關的證據材料。總之,會窮盡法律手段,查清事實真相,竭盡全力,不辱使命。   新京報記者 盧美慧 北京報道 (原標題:“窮盡法律手段,查清事實真相”) 編輯:SN098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